躲在瑞幸22亿造假背后的人:抢风口,狂烧钱,自称更要元气满满 - 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欢迎光临澳客彩票平台APP网

躲在瑞幸22亿造假背后的人:抢风口,狂烧钱,自称更要元气满满

文 | AI财经社 王灿

编 | 祝同


本文由树木计划作者AI财经社创作,独家发布在今日头条,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一个虚增22亿的新闻,引爆了瑞幸咖啡及其背后的资本链条,也让背后的一位福建大佬为公众所知。


他叫陆正耀,是瑞幸大股东,同时也是港股神州租车掌门人。


冲进风口、把握资本、迅速扩张,当陆正耀创立神州租车并将其运作上市时,这一系列风格已在其身上体现,这使得瑞幸咖啡的扩张故事像是神州租车的翻版。


作为“同门”的两家企业,当瑞幸面临危机,神州租车的日子也不好过。一位投行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为了稳住股价,(相关方)可能会把神州租车的股票质押,拿到钱后再参与到瑞幸的增发或融资中,不排除(神州租车)存在(因瑞幸事件产生)连锁反应的可能性。


瑞幸咖啡、陆正耀以及其他相关投资人,或将面临信任危机。


不过,4月3日,陆正耀在朋友圈发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另一个借助资本扩张的故事


公务员出身的陆正耀在上世纪90年底下海,步入的第一个行业是通讯设备代理。1995年起,陆正耀所创办的DITEL Technology公司作为IT代理商,曾发展为朗讯、阿尔卡特在华的最大代理商。此后,陆正耀创办了北京华夏联合科技有限公司继续从事代理业务,但因觉得代理业颇受限制,“并不自由”,后又短期出国发展。


2005年3月,刚回国的陆正耀成立了联合汽车俱乐部UAA。彼时,中国汽车产量约为570万辆,为世界第三大汽车生产国;销量590万辆,为世界第二大汽车市场。陆正耀因此判断,汽车售后服务市场将迎来快速增长期。


回头再看,冲进风口、把握资本、迅速扩张,这一系列操作已然在那时的陆正耀身上得到展现。


2006年6月,UAA获得了来自联想投资公司(Legend Capital)首期800万美元风险投资。又一年后,UAA再获包括美国CCAS公司、风险投资机构凯鹏华盈中国基金(KPCB China)、日本DI(Dream Incubator)投资咨询公司等联合投资的1300万美元。


躲在瑞幸22亿造假背后的人:抢风口,狂烧钱,自称更要元气满满


值得注意的是,上述两次融资也是现愉悦资本创始及执行合伙人刘二海同陆正耀结下交情的开始。在UAA首次融资时,刘二海恰任联想投资公司执行董事,是UAA获得融资的直接推手。第二轮融资中,联想投资则直接帮助牵线了CCAS和KPCB的合作,刘二海曾评价道,“非常看好UAA的团队”。


陆正耀借力资本的故事就此开始:依托UAA而诞生的神州租车,在风险投资的支持下,开启了其在全国范围内的高速扩张。


2007年年末甫一成立,神州租车就购置了300-400辆车,迅速进入北、上、广、深等11个城市。半年后,神州租车已经进入国内29个城市,拥有近1000辆车。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让这场高速扩张戛然而止。在多次洽谈新融资无果后,神州租车面临大幅裁员、高管流失、出租率下滑的危机。自2008年8月至2010年2月,神州租车也只开拓了东莞一个城市市场,同早期的扩张速度大相径庭。


随着资本市场逐渐回暖,神州租车也回到借助资本快速扩张的路数,甚至像是瑞幸咖啡“飞速IPO”的早期版本。


2010年8月,联想控股再次注资12亿元人民币并控股神州租车,取代了陆正耀原本的大股东地位;同年9月,神州租车再进驻9个城市,年底累计进驻城市数达到43个。


车队规模的扩大则更为迅速,神州租车2010年底拥有的车辆数超过10000辆,截至2011年年底,这个数字已达到26000辆。


在联想控股原本的预期内,神州租车或在2013年冲击上市,而实际的时间却提早了一年:2012年1月,神州租车即正式提交IPO申请。


来自陆正耀的背书


陆正耀的资本操作史开始于神州租车。在神州租车创业、融资、上市的这段经历,为陆正耀打下了操盘瑞幸咖啡的人脉基石:除了刘二海以外,陆正耀还以神州为圆点集合了瑞幸创始人钱治亚、现神州优车战略委员会主席黎辉等,为此后共谋瑞幸咖啡打下基础。


陆正耀和钱治亚的相识要追溯到2004年,那时的钱治亚刚从武汉来京。在神州租车的十余年间,钱治亚历任神州租车行政人事经理、总监、COO等职,负责神州租车市场运营多年。


对于颇为信任的老部下创业,陆正耀的态度是“全力支持”。实际上,帮钱治亚和瑞幸扩大人脉网只是陆正耀的第一步,为了盘活瑞幸的资金链,陆正耀在2018年4月通过家族公司完成了对瑞幸的天使轮投资,按照陆正耀的说法,“借给钱治亚一笔资金”。陆正耀还直言看好瑞幸的商业前景,“或许比神州租车还大”。


陆正耀的天使轮入账后,彼时已成为愉悦资本创始人的刘二海也加入了为瑞幸背书的名单。刘二海曾提到,自己同钱治亚相识于2006年,并认为钱“总是充满创业激情”。


刘二海此后曾多次为瑞幸摇旗呐喊,不过其与陆正耀的交情或是这位投资人选择信任瑞幸的真正原因。


除了在联想完成了对神州租车的早期投资,神州租车的上市历程也加固了刘二海与陆正耀的关系,并将另一位资本玩家黎辉带入局中。


2012年,时任华平投资集团亚太区总裁的黎辉,先向神州租车投资2亿美元,后又投资陆正耀家族全资控股的优车科技(原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


2014年神州租车上市后,华平投资在2015年5月抛售神州租车1.68亿股,套现31.08亿港元;联想旗下Grand Union Investment在2015年10月减持神州租车1.254亿股,套现16.93亿港元;实际上,接盘联想系所减持股份的正是优车科技,陆正耀家族也借此回归神州租车大股东之位。


躲在瑞幸22亿造假背后的人:抢风口,狂烧钱,自称更要元气满满


在这场抛售、套现系列战中,神州租车上市、华平和联想系退出,陆正耀、黎辉、刘二海的资本三角也自此形成。2016年,黎辉加盟神州专车的运营主体公司神州优车,出任副董事长,负责战略和资本运作,后又任公司战略委员会主席。


资本三角聚齐,而瑞幸咖啡的扩张故事也像是神州租车的翻版。


实际上,对比瑞幸标榜的“轻资产”,神州租车资产更重,运营成本也更重,但瑞幸的疯狂扩张和高额补贴加速了“创业-烧钱-冲击上市”这一故事线。正如陆正耀曾说,“瑞幸咖啡的每一步,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精密计算的结果。”2018年5月,瑞幸咖啡门店数为525家;截至2019年3月31日,这个数字已经达到2370家。


疯狂布点需要同样激进的融资。从天使投资到A轮,陆正耀在瑞幸咖啡中担当的角色也越来越清晰:负责在战略和资本上把关。


2018年7月,瑞幸咖啡宣布完成A轮2亿美元融资,由大钲资本领投,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和君联资本参投,投后估值10亿美元。此轮融资后,陆正耀出任瑞幸咖啡非执行董事长。


称“自己不擅长资本”的钱治亚如此解释权力变动:自己说服了陆正耀出任非执行董事长,并表示“陆总做董事长,我可以更专注业务和运营”。钱治亚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现在自己和陆正耀的股权比例差不多。”


虽然钱治亚站在前台,但从瑞幸招股书中不难看出,陆正耀仍是绝对的核心人物。招股书显示,瑞幸咖啡前五大股东情况分别为,陆正耀家族信托持股30.53%、钱治亚家族信托持股19.68%、Mayer Investments Funds持股12.4%、大钲资本持股11.9%、愉悦资本持股6.75%。其中,黎辉为大钲资本创始人,大钲资本也是瑞幸最早的外部机构投资者。


渐进资本局


据AI财经社统计,在正式上市以前,瑞幸已完成4轮融资,包括2018年4月来自陆正耀家族公司的天使轮;2018年7月,大钲资本、愉悦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君联资本投资A轮;5个月后,大钲资本、愉悦资本、GIC投资B轮;以及次年4月贝莱德投资集团的1.25亿美元。


登陆纳斯达克时,瑞幸咖啡募集资金高达6.95亿美元,创造了全球最快IPO公司的纪录。2020年1月,瑞幸再次融资11亿美元。


殊不知,曾经的独角兽已经开始脱轨。


根据做空机构浑水公布的89页调查报告,报告称瑞幸咖啡自2019年第三季度开始即捏造财务数据和运营数据。瑞幸的财报数据也有疑点,2019年三季度财报显示,该季度瑞幸总营收为15.42亿元,同比增长540.2%;季末门店数量为3680家,较2018年第三季度末的1189家增加209.5%。门店增两倍,而营收增长达到5.4倍。


这份调查报告也将矛头指向陆正耀,认为其从神州租车套现,并称“这是一个危险信号”。上述匿名报告称,陆正耀和一些与其关系密切的私募股权投资者从神州租车套现16亿美元,直指刘二海和黎辉。


躲在瑞幸22亿造假背后的人:抢风口,狂烧钱,自称更要元气满满


据第一财经报道,针对3月27日刘二海卸任瑞幸咖啡审计委员会成员一事,愉悦资本方面4月3日回应称,根据证券法规定,公司上市一年后,审计委员会成员都需要由独立董事担任,刘二海的卸任属于正常换届。


此前,刘二海曾公开称,“我和钱治亚一股股票都没卖,舍不得。”愉悦资本方面也表示,愉悦资本至今尚未抛售一股瑞幸股票。


除了质疑投资人外,上述调查报告还认为,陆正耀通过收购宝沃汽车,从神州优车转让1.37亿元人民币至关联方、其同学王百因。


工商信息显示,王百因为征者国际贸易(厦门)有限公司和中成世纪供应链管理(厦门)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其中,征者国际贸易的注册地址为厦门国际航空航运中心大厦,与瑞幸咖啡位于厦门的总部地址相同。


报告还称,宝沃、神州以及王百因延期支付超过12个月,将向北汽福田汽车支付59.5亿人民币。


而4月2日披露的“瑞幸咖啡首席运营官兼董事刘剑及其他几名员工虚增交易额达22亿元”事件,也使得刘剑与陆正耀的关系被广泛讨论:自2008年至2015年,刘剑曾先后担任神州租车车辆管理中心副总和效益管理负责人,为“神州系”老将。


在匿名报告和22亿虚假交易额引起风波后,3日,陆正耀疑在其朋友圈发声,称“今天更要元气满满!小伙伴加油!”


不过,无论是神州租车,还是陆正耀本人,都可能因瑞幸的乱局面临风险。


据《科创板日报》3日报道,神州租车在内部对员工称,"瑞幸的事情属于COO个人行为导致,事件也已官宣主动披露。目前内部情况不受任何影响,该干啥干啥,不要影响心态。”


但市场显然不抱信心。4月3日开盘后,港股神州租车股价断崖式下跌,一度跌超70%,市值一度跌破28亿港元,较上一日蒸发逾50亿港元。3日上午10时许,神州租车盘中停盘。


上述投行人士向AI财经社表示,为了稳住股价,(相关方)可能会把神州租车的股票质押,拿到钱后再参与到瑞幸的增发或融资中,不排除(神州租车)存在(因瑞幸事件产生)连锁反应的可能性。


上述投行人士还认为,整个管理层应该都清楚22亿虚假交易额一事。


理论经济学者刘安向AI财经社表示,法律责任最终要取决于虚假陈述的事实认定,如造假行为属实,背后投资方(实际控制人)最终要承担相应法律责任的可能性较大。


在瑞幸咖啡的上市答谢宴上,陆正耀曾说:“通过瑞幸这个项目,我就希望让大家看到老陆不老、神州不土,这依然是一个战斗力很强的团队,这个团队不管打任何打仗,都是能打赢的。”可目前,一切正走向未知。